您当前的位置:小蓝网>健康养生>幽心猜一动物-对门十年的邻居

幽心猜一动物-对门十年的邻居

2020-01-11 17:10:51 来源:小蓝网

幽心猜一动物-对门十年的邻居

幽心猜一动物,文:佚名

搬到现在的楼上居住也有差不多十年了,我与对门却很少来往,几乎可以说是不来往。偶尔在楼道里或者开门进门之时遇到,与对门的女人还说句话,与那个男人也就笑笑而已。

有时,他家的儿子,打不开房门,在楼道里站着等大人回家的时候,我也会叫他来家里小坐一会,看看电视或者上上网,他总是正襟危坐,文静、拘谨的要命,问一句答一句,与他在楼下领着小孩子玩时的那种呼风唤雨的劲头,完全判若两人。孩子上初中,年龄不大,块头却很大,粗壮有力,一开口满嘴脏话,经常打骂比他小的孩子,是我们小区的孩子王。

对门的男人曾经在中学里教书,后来停职留薪,在家里读书考研究生,每天坐在阳台上读书,他家的阳台没有封,阳台上放着一个煤球炉子,他坐在一个小马扎上,常常半天不动一动。我在阳台上晾衣服时,常常心里很感动,这样爱读书的男人真是太少了。

研究生毕业之后换了工作,不再教书,到了政府部门工作,但却经常喝醉了酒回家。他每天的生活是很有规律的,一早我下楼买早点的时候,常常遇到他晨练了回来,晚上下班回来早,会与老婆儿子一起打打羽毛球。一早我骑车上班的时候,碰到他在等公交车,有时装着看不到,有时就笑一笑,一闪而过了。

对门的女人看着是个极面善柔和的女人,很漂亮。大大的脸盘,双眼皮,大眼睛,肤色白且细腻,一点也看不出乡村女人的痕迹(据说没来此地时,她在老家里种地,她是他上大学时娶的媳妇。

跟着他出来,也算是夫贵妻荣了。),一张脸长得非常开阔、大气,然而性格里的柔和,又让人觉得失去了个性,缺少冷艳,所以这大气里就有了一种低眉顺眼的软弱感。

男人们之间总是客套的,见了面要讲几句,但是因为女人们不来往,这种交往就变得浮于表面了。虽然只隔着两道门,却常常觉得隔山隔水似的遥远。

在我这面,一是两家的孩子差距太大,玩不到一起,而且我对于那个孩子着实不感冒;于女人而说,孩子是永远的话题,我窃以为我与对门的女人,我们之间缺少共同的语言;二是老公经常出差,我一个人带着孩子住在楼上,常常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不愿意与人交往太过频繁。

真要交往,附近的同学与朋友也还忙不过来,哪还有感情去做无谓的牺牲呢。在他们,或许因着各人生活的习惯,与人交往的方式不同,对于邻居也就采取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感情吧。他家里来往的大多是老家里的亲戚,朋友不多。

对门的女人常常上夜班,男人与孩子中午都不回家,所以对门常常是一整天都静悄悄的。只有晚上会亮起灯来。楼道里的灯坏了,灯光从对门的玻璃上透射下来,照着我们的锁,借着那一点微光打开家门,再复关上,又是两个隔绝的世界了。

有几个晚上,我失眠,关了客厅的灯,看电视,常常听到对门很晚了还开门关门的声音。就好象忽然在黑夜里苏醒过来一样。

有一个晚上,卧在床头看书,隔着墙,听到对门扑扑通通,好象是什么东西沉重地扑落了地,一下一下的,然后听到那个孩子声撕力竭地喊:别打了!别打了!别打了行不行?然后是女人低泣哭诉的声音:你打吧,使劲打吧,你打死我吧。原来是在打架。

第二天,在楼下遇到对门的女人,正与一个熟人聊天,脸上看不出一点点痕迹,仍然是那样柔和的一张脸,挂着一丝笑。听到她说自己的老父亲住院了,所以请了几天假,没有上班。下午的时候,两个人带着孩子在楼下的马路上打羽毛球,就好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,真是让人觉得困惑。倒让我怀疑,自己的听力出了毛病,难道是一种错觉?

还有一晚,那个男人喝多了酒,站在楼道里呕吐,在静夜里听着,异常地恐怖。一开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,开了一条小缝,看到他正扶在对门边呕边拍门,赶紧地关了门,熄了灯。对于醉酒的人,我一向有一种恐惧。不受控制的人,不管什么时候都要躲得远远的才好,更何况是夜晚呢。静静的夜里,听到他们家翻箱倒柜的折腾。听到女人一声一声地哀嚎,我无能为力。

老公回家的时候说给他听,仍心有余悸。老公说,你应该去劝劝。这样的事,怎么去劝?那个挨了打的女人,第二天照样光光鲜鲜地出门。知道别人的家事太多,对自己是一种负累,对当事人也是。我不知道如何去劝说。更何况那个男人,是那样的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甚至可以说是有文化修养的男人呢。

凌晨一点钟,被对门女人的哭泣声惊醒,再也无法入睡。那个女人一声声地控诉:你打死我吧,你打死我吧。你还是有文化的人呢,你真会骂人,我可是一句没骂你。你喝点酒就打我,你打了十几年了,你打死我算了,你怎么不打死我。听不到那个男人的任何回应,女人的低诉因而有些干涩无力,象鼓点一样,在深夜里敲打着。夜,太静了。

男人是爱面子的。女人也是。让人想到那个电视连续剧《不要与陌生人说话》里面那个变态的医生与那个为了家庭、爱情委屈求全的女人。那是一个有知识有文化修养的女人,她最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尊严。

然而对门的女人,文化不高,依附于男人的身上,摆脱了乡村生活,便以为这是一个终身的依靠了,甘心地忍受着家庭的暴力。由此也想到他们那个儿子,做母亲的永远管不了,在家里也是受着父亲的严格管制的,因而在外边玩耍时,才会完全释放了自己的个性,满嘴脏话地骂人与欺负弱小。

这是怎么样一个男人呢?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呢?这样的一种家庭环境对孩子又是一种怎样的影响与伤害呢?或许他们之间有着文化层次的差异,有着无法交流的痛苦,也或许有着很多的无法向别人诉说的生活的烦恼。但是有什么是不可以相互理解、不可以拿出来协商的呢?

人常说:男怕选错行,女怕嫁错郎。嫁给乞丐有物质的匮乏,嫁给皇帝有精神的虚空。谁能说哪一种生活就幸福或者不幸福了?然而无论怎样的生活,无论贫困或富有,都不要有家庭的暴力与折磨。

家庭暴力对于女人来说,应该是一生永远的疼痛。受伤害最深的永远是女人与孩子。男人可以通过打女人与孩子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快乐,女人与孩子去哪里发泄自己的不快乐呢?女人们又常常为了孩子去委屈求全,到最后不仅仅害了自己也害了孩子,影响到孩子一生对于婚姻与爱情的判断。这样勉力支撑一个家庭,又有什么意思呢?

真的不希望再听到对门的女人在深夜里哭泣了。真的不希望那个孩子在这样扭曲的环境里生活下去了。真的不希望对门的男人再打女人了!

真的真的,很想,安静地睡一个好觉。

  • 上一篇:14人受奖!古镇公安分局对“最美基层民警”、“最美辅
  • 下一篇:如何应对俄海上力量?美海军最高指挥员建议主动出击
  • 新闻
    栏目资讯
    推荐

    Copyright 2018-2019 jbdsg8.com 小蓝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